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互动交流 > 心理咨询
都是寂寞惹的祸?
发布时间:2017-05-05   点击数:  字号: T | T

  R.Y是一名教师。她在毕业后的孤独中爱上了一个人,可惜的是,她丝毫没有给他预留作为婚姻伴侣的位置。直到对方选择和别人走入婚姻殿堂之后,她也找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男人,按部就班地结了婚。而这个时候,R.Y发现,自己爱上了原来的那个男人。即使他已经结婚,对她的爱来说也没有任何影响。

  在未来的婚姻生活中,她选择了和原来的男人藕断丝连,偷偷重续前缘。她说,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他分开。结果在一段时间之后,她发现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,丝毫没有要和她结婚的意思,他和自己的太太生了孩子,日子过得按部就班,毫无差错。但她也毫无办法。她觉得自己太需要这个男人了。没有这个人,她几乎没有办法活下去。他们偷偷摸摸地过了几年之后,她选择了离婚,而这个男人选择了自己的家庭。R.Y离婚后发现,原来自己并没有合理的位置,在世俗的眼中,她其实是个坏女人。她不得不选择了和这个男人分手。在后来的日子里,她发现无论怎么努力,她爱上的男人,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是有家庭有妻子的,而她也常常感叹:“为什么我爱上都是有妇之夫?”别人骂她小三,她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,看不懂自己。

  R.Y到底是基于何种因素促成了自己所谓“第三者”情结的形成呢?

  在爱的脚本里,经常会有寂寞中产生的爱情。寂寞是来自个体深层对虚无的一种不接纳,这种不接纳引发了个体心理的向外发展,由此出现了情感的需求。寂寞点燃了自我向外探索的火苗,如果将寂寞投射在外在的事业上,会填补内心的空白,心智会获得成熟,但这需要自律和投入热忱、执着,而寂寞的直接排泄途径,生成了情感的依恋。这个时候,寂寞就成为所谓爱情惹祸的根源。

  在没有自我约束性的寂寞泛滥之下,爱情成了速生速灭的派遣和刺激。寂寞制造出来的爱情,犹如烟火,灿烂唯美,但却未必能够经得起推敲。在这种爱情脚本里,寂寞是催化剂,燃烧起来的是一瞬间的快感,还有那种相依为命的依赖感。除此之外,似乎没有构成自我成长的其他要素。

  从心理学上来说,寂寞的本质是对自己的不接纳,在心理的深层,包涵了依赖特质和缺乏能动的宿命。这些情感大多以婚外恋、畸恋作为载体,希望能够疏通自己的孤独和无助。事实上却收效甚微。我们来打开他们的生命地图,看看深陷其中的他们到底有过什么样的心路历程。

  在R.Y的深层记忆里,父亲是不苟言笑,对她也是十分苛刻严格。他从来没有用温和的声音和她沟通过,甚至在她最孤独的时候,都没有给予过她拥抱和安慰。她对父亲的感受是逃避多过想念。即使在她工作之后,仍然无法真正地体会到父亲的爱。她甚至一度都产生过父亲从不爱她这种错觉。父亲只是一个符号和概念而已。在心理学上来说,当亲子关系出现问题,那么在未来的亲密关系中,也必然会出现相关的行为反差。

  R.Y并没有意识到­——她和父亲之间的问题,其实正是未来她和男性之间关系的一个问题缩写。而与此同时,她在有些问题上,还没有来得及和父亲进行沟通和交流,父亲就在她19岁那年,因病医治无效而离开了人世。这种打击彻底摧毁了家庭男性在R.Y的心灵地图中的位置。她渴望男性能量参与自己成长的脚本,在这个时候已经完整地写好了。

  也就是说,她之所以和已婚的男人有能量上的链接,很大程度上,来自于她对父亲的不接纳,对家庭男性的一种挑战,通过这种挑战,试图获得一种和解。这种心灵能量的存在,影响了R.Y的爱的心理模式,她的寂寞大多是因为生活在父亲阴影之下,而形成的一种无助感。

  这种心理模式,造成了R.Y内心能量的不畅通,她为了达到内心的畅通,急于想要和父亲有机会达到一种共同的融合。这同时也成为她内在的小孩的一种需求。于是,在这种心理的能动之下,她设定了自己的爱的游戏,或者也可以称之为“寂寞游戏脚本”,即和已婚的男人谈情说爱,坠入卿卿我我的境地,但同时又不会受制于他人,随时可以抽身逃脱,不拘泥于婚姻之中,保持自由和灵活的主动权利,以克服内在小孩的那种早期恐惧感。这种行为本身正是来自自我对男性挑战的一种征服欲望,也是她在童年早期写就的爱的脚本中的一个有力注脚。

  在童年早期的脚本里,如果有尚未溶解的恐惧和愤怒,孤独,寂寞,在未来的成年关系中,都会有清清楚楚地显影和投射。这点就好比是种下的一颗萌芽的种子,迟早会变成参天的大树。

  对于R.Y来说,她要做的就是从内在的小孩那里,接纳自己父亲当年带给自己的阴影,同时感恩父亲带给她的坚韧和毅力,在潜意识里彻底原谅父亲,送别父亲,这样才能获得深层地释放。

  破除寂寞的心灵魔咒,要从探寻自己的心灵地图出发。那些钩沉的性格阴影,恰如早就写就的情结,只要你有耐心和勇气认真地擦拭和释放,自我终究会有苏醒的机会。(/林一芳)

相关链接